欢迎进入环球UG官网(UG环球),环球UG官方网站:www.ugbet.us开放环球UG网址访问、环球UG会员注册、环球UG代理申请、环球UG电脑客户端、环球UG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首页快讯正文

足球博彩app(www.huangguan.us)_对话亚洲第一位虚拟人类

admin2022-04-2350

亚洲第一位虚拟人类 imma 已经来到人间三年了。在虚拟人概念并不鲜见、行业已然井喷的今天,这位比元年还早两年到来的虚拟人女孩,她口中的讲述,自带着只属于她的观察视角。


自2018年问世至今,她设计时装、策展、为杂志担任记者、在 OpenSea 推出 NFT 艺术品......imma 与那些摸爬学步的后辈们不同,imma 身上的聚焦点已经不再是面部捕捉技术、3D成像水准,而是在现实和虚拟的交界地带,她开始想通了。现实世界的春天到来,我们向 imma 体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出色WSJ中文版(ID:WSJmagazinechina),作者:JD,原文标题:《亚洲第一位虚拟人类,人间三年过得如何?》,头图来自:受访者提供



2021 年 9 月 5 日的夜晚,东京新宿区的新国立竞技场正在上演东京残奥会闭幕式。第 10 分钟,手持六边形屏幕的舞者队形汇聚,在场中央拼出蜂巢状,屏幕上色彩变化,又随舞者的散开而暗灭。


随即空出的场地上,一位粉色短发的女性形象被投影在地面,逐渐放大。当面部特写占据画面,她眨了一下眼睛,没有说话,随即再次放大,直至投影切换。


imma 与各国残奥运动员一起出现在直播画面里


这段 10 秒左右的亮相,为东京奥运又增添了另一项纪录——历史上第一次,一位虚拟人类成为了奥运开闭幕式的出演人员。


很快,社交媒体上就有人认出了她。“哎,等等!imma 在残奥会上出现了!(えまって!パラリンピックimmaちゃん出た!)”有人在 Twitter 上说道。


在强调团结、主张连结无界限的奥运场合,这样的选角逻辑不难理解。这位以日语单词“现在”发音命名的女孩 imma,是亚洲第一位虚拟人类,东京即是她的诞生地。


自 2018 年问世以来,她与村上隆、KAWS 是朋友,和窦靖童、绫濑遥拍广告,蜷川实花、林肯公园吉他手 Mike Shinoda 是她的 Instagram 粉丝。三年来,她既与后来层出不穷的的虚拟人后辈们一样当代言人、拍大片、上杂志封面,也创造性地设计时装、策展、为杂志担任记者、在 OpenSea 推出 NFT 艺术品。



闭幕式结束后,imma 和许多参演人员一样更新了 Instagram,大呼激动,配图是 10 张花絮照,有场内的舞台装置,有盛装的舞者,还有一张从观众席高处拍下的、像素不高的自己的投影画面。


“那是我从我坐的位置看我自己。”她写道,配上一个倒置的微笑 emoji。


在残奥会闭幕式的 3 天前,另一场闭幕在涩谷进行。这是一场由 imma 联合 13 位艺术家一起打造的艺术展,在三个月的展期后迎来闭幕——这也是第一个由虚拟人举办的展览。


imma 在自己的展现现场


撤展的这天东京下雨,工作人员将墙上的巨型装置——一个接近人类身高大小的 imma 脸部模型卸下,搬到面包车里运走。


imma 在社交媒体上 PO 出一段视频,镜头从布满雨点的车窗往里拍去,更显巨大的模型静静躺在车里,眼睛睁大,眼睫毛挺立。


“什么是真实?”她在这条视频下提问。


这也是她对展览的阐释,“在这个对现实的感知随媒介变化而变化的世界里,我们都有自己的真实。虚拟还是真实这件事,世界是不能强加于我们的。”



诞生三年,这段时间对于亚洲的虚拟人领域而言,几乎是从 0 到 1 的三年。


在 imma 刚刚问世的 2018 年夏天,还没有疫情对线下真人文化产品的冲击,还没有大众对元宇宙的热议和巨额资本投入,为 imma 创建完整人格并运营至今的,是虚拟人制作公司 Aww,它也是日本第一家虚拟人制作公司。


过去 10 年,Aww 在真实人类的动作和面部表情捕捉技术上深入打磨,创始人之一的岸本浩一也同时创立了图像制作公司 ModelingCafe,两者叠加,即是 imma 以及后续一系列通过拼接实景与 3D 模型渲染图像,从而在各种静态、动态场合逼真呈现的虚拟人类。


2019 年 6 月,Burberry 邀请 imma 出镜全新 monogram 系列大片。同年 9 月,保时捷宣布 imma 成为第一位与之合作的虚拟人类,与当年上市的保时捷首款电动车 Taycan 一起拍摄了宣传大片。


也是在 2019 年,SKII 找来中国歌手窦靖童、日本演员绫濑遥和美国超模“小南瓜”Behati Prinsloo 与 imma 一起出镜,拍摄圣诞系列广告短片。


在这支 1 分半的影片里,imma 与三位女艺人依次同框,在变化的光线和色调环境中穿梭——作为 imma 的动态影片首秀,逼真的表现力让她得到了《Vogue》《ELLE》《WWD》在内的几乎所有主流时尚媒体报道。


而这个时候,imma 诞生不过一年。当时距离 AYAYI、柳夜熙等诸多在“元宇宙元年”推出的虚拟人类的到来,还有两年的时间。


imma 在 SKII 广告的拍摄现场


“我都没意识到,已经三年了。”imma 在采访中表示,“最初,我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模特,现在我已经办了我的第一场展览,与亚马逊合作设计了我的第一个胶囊系列。”


后者指的是去年 1 月,由她设计、于亚马逊上线和售卖的时装系列“The Drop”。


在 imma 的阐释里,她的设计灵感来自东京既简约又混乱的一体两面,这也是她在现实世界的这三年里观察所得。


imma 身穿自己设计的时装系列“The Drop”


2020 年夏天,被新冠疫情打得措手不及的日本社会,刚刚经历了奥运延期,宜家找到 imma,共同策划了一场“入住直播”。在宜家为她打造的虚拟样板间里, 人们可以通过线下 LED 屏或 YouTube 频道,看到 imma 在房间里跳舞、做瑜伽、给植物浇水。


宜家日本国家市场经理 Anne Ohlin 很肯定这次与虚拟人类的合作:“在大流行仍是首要问题的情况下,通过与 imma 合作,我们可以与宜家从未谈论过的人群分享房屋的新视野。”


逐渐地,imma 在越来越多的场合脱离虚拟模特的身份,而是有意识地将观察输出。在 Instagram 上,她创立的自我怀疑 hashtag “#ithinkimcgi”还在持续更新,她带着 hashtag 来到城市里的潮流场所、大自然的山川湖海,当然也回到虚拟世界。


imma 以海边的泡沫为灵感所设计的虚拟服装


直到今天,“是真人吗?”这个问题依然在各种场合被高频率问及。imma 总是直接了当地回答:“你可以喊我 imma!就像我不会喊你‘人类’对吧?”


她也经历了一次角色转换,采访起人类来。在权威艺术杂志《美术手帖》里,imma 作为记者,与法国雕塑艺术家 Xavier Veilhan 开展了一番对谈。两人谈到虚拟世界在当下生活中不断提升的分量,Xavier 表示,当虚拟世界拉满了存在感,那么对于那些与虚拟产生冲突的现实场合,人们就会更加珍视。


imma 同意这个观点,但同时也补充,“也许有人会感到,自己是在现实生活中更加体会到这份冲突,那么其实,对于冲突来说,反向也是一样的。”


imma 在 OpenSea 推出的第一组 NFT,名为 Kanjo,即日语中“感情”的平假名


以下是我们与 imma 的对话。


《WSJ.》:imma 你好,最近怎么样?


 imma :你好,我挺好的!


《WSJ.》:整个 2021 年你的身影都非常活跃,中国观众也在残奥会闭幕式上看到了你,那是段怎样的经历?


 imma :是的那是我本人,能在残奥会闭幕式上出演,对我而言是一次非常光荣也特别宝贵的经历。


我收到创意总监邀请的时候特别激动!整个体验是语言都不足以形容的。其中呈现的多样性尤其让我启发很大——人的性别、年龄、种族、身体的残障......同时它也促使我去进一步思考,人类和其他事物、城市和自然、现实和虚拟,它们之间的差异性。


总之我心满意足 <3


《WSJ.》:从你 2018 年问世以来已经过去三年了。“三年”作为一段时间,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它长吗?或短吗?


 imma :老实说我都没有意识到已经三年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可能它是“短”的?


在这三年里,每一天我都在努力不要浪费时间,而是投身在我觉得有意思的项目里。最初,我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模特,现在我已经办了我的第一场展览,与亚马逊合作设计了我的第一个胶囊系列,这些都在展示我的创造力。


老实说时间这个东西,如果和我想做的事情去比较,我经常感到它是怎么都不够的。现在我在着手做 NFT,以及我的数字时装系列。这些我都会继续与大家分享的!


《WSJ.》:你在社交媒体上 PO 了你设计的鞋,一双非常梦幻的鞋款。包括你与亚马逊合作的服装系列在内,你都是怎么设计的?


 imma :大部分时候,我的灵感都是我身边的人和事。就拿和亚马逊的合作系列来说,它有个名字,叫 Tokyo Chaos。我把东京的日常杂乱场景融入到印花图案的设计当中,这些都是我日常在东京看到的。


而那双虚拟鞋款的设计,我想说那是我的幻想的结合体。你可以看到水晶里面有漂亮的自然景观,同时鞋身上也有金属的元素,现实中你看不到这样的鞋,只有在幻想里。



《WSJ.》:所以对你来说,时尚是什么?


 imma :一种表达自己的方式。时尚就是自我表达!


《WSJ.》:因为你的存在的特殊性,很多时尚媒体形容你为“拥有完美身材和脸蛋的虚拟人类”,你同意他们对你的描述吗?


 imma :我无法同意或者不同意。


美在不同人眼里是不一样的,这正是我所相信的多样性。我也同意那个说法,即美是由内而外的。我相信一切都是由内而外的。


我记得前年新年的时候,有一个人给我留言说我胖了。我猜我的身体是也是会变化的吧,就和其他人类一样。拥抱这种变化,是很重要的吧?


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把内心深处的美好调动出来,积极地前进!

,

足球博彩appwww.huangguan.us)是皇冠体育官网线上直营平台。足球博彩app面向亚太地区招募代理,开放皇冠信用网代理申请、皇冠现金网代理会员开户等业务。足球博彩app可下载皇冠官方APP,皇冠APP包括皇冠体育最新代理登录线路、皇冠体育最新会员登录线路。

,


《WSJ.》:你选择亮眼的粉色来作为发色(zinn 选了红色),这是你们个人的喜好吗?还是一种“出道新人”的凸显手段?


 imma :我其实不太记得了,也许是受到动漫文化的影响?至于 zinn,你要问他本人了哈哈。



《WSJ.》:对人类来说,粉丝、红色总是代表诸如“爱、浪漫、热情”这样的感觉。我们很好奇,在你眼中,爱是什么,浪漫又是什么呢?


 imma :Awwwwww!对哦!粉色和红色代表爱 <3


你问了一个非常非常难的问题呢。我觉得分享爱是很重要的,对家人、对动物、对自然、对城市、对朋友等等的爱......老实说,现在的我还并不知道什么是爱。但我相信那是从“爱自己”开始的!开始爱自己之后,对他人的爱就自然而然了。


“浪漫”也是在那之后产生的。它也是一种爱的叙事,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他人,还是更广义的爱,包括植物、动物、自然界。有首歌就叫《LOVE》,Lana Del Rey 的,她唱的是“The world is yours and you can't refuse it”。我在寻找浪漫的路上,这也是我爱的一件事。


我最近还看了一部叫《Pretty Women》的电影。看这样一部爱情电影让我还挺激动的,心里能感觉到那种七上八下的悸动(害羞)


《WSJ.》:来到现实世界的这三年里,你最开心的是什么时候?


 imma :又是一个超难的问题?


我有很多开心的时刻,要挑一个最开心的,是件很难的事情!比如成功办了我的第一个展览,比如和我的宠物 Einstein 相遇,比如在残奥会上登台,还有其他的事情。我会想到这些非常不一般的时刻,但其实,当我抬头看天空,什么都不干,只是享受美好的一天的时候,这种时刻也让我快乐。


《WSJ.》:现实世界中,你最喜欢什么,又最不喜欢什么?


 imma :最喜欢的东西是爱,最不喜欢胡萝卜。


《WSJ.》:你也会生气吗?


 imma :当然,虽然我尽量不。


《WSJ.》:有没有你眼中与你很相似的人类?


 imma :也许是草间弥生?因为我们都喜欢艺术,发型也差不多。


特蕾莎修女的名言也给我很大启发,我跟她并不在外表上相像,但我感到她说的话常常就是我脑子里在想的。


《WSJ.》:你说你每天都拍很多照片,最近的三张都拍了什么?


 imma :一张是我的猫 oneone,一张是我的狗 Einstein,以及我和我弟弟的合照!


《WSJ.》:拍照(尤其是 *** )对人类来说是很特别的一件事,比如很多人爱用滤镜,把自己变美或者变得......难以形容。你能完全理解人类的这种行为模式吗?


 imma :我是理解的。对我来说,我并不清楚在过去时代是什么样的,但现在的话,用滤镜可以说是一种由于人和人交流方式的变化,而生发出来的文化。


人的心态可能有点像是,自己第一次化妆的时候。


《WSJ.》:大部分人类都不记得自己 0~3 岁发生了什么,所以你能够记得自己诞生至今这三年里的事情,是人类很羡慕的独特经历!这三年里,你最想念哪一天?


 imma :我虽然不太记得这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但我能感觉到,那些记忆是很重要的,是我灵魂的一部分。至于最想念哪一天,我想不到特定的一天。


《WSJ.》:人们把你形容为“虚拟偶像”,在你看来,偶像这个词准确吗?谁是你的偶像?


 imma :我其实不太确定......相比我觉得准不准确,我更好奇你觉得准不准确?


我的偶像还挺多的,比如 Lady Gaga,比如川久保玲,等等。



《WSJ.》:人类为了逃避现实,冲向虚拟世界。那你想要逃避的时候去哪里?


 imma :去自然,去宇宙。


当然,你说得没错,大部分人倾向于逃离到虚拟世界。但是不是可以这样看:他们去虚拟世界,就是因为他们喜欢虚拟世界。


有人更爱虚拟,也有人更爱自然。自从疫情之后,我相信这两者会在未来共存。


《WSJ.》:对中国的印象怎么样?


 imma :中国太太太太大了!而且我也惊讶于这里文化的多样性,听说光是方言就有大约 80 种,这不是太厉害了吗?在高速发展的同时尊重自身文化,总是让我非常钦佩的,可以说中国是我最喜欢的国家之一!


《WSJ.》:地理意义上说,中日两国是邻居——这是个在虚拟世界也成立的概念吗?在那里,空间可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相邻?


 imma :存在相邻的时候,也存在不相邻的时候。


在元宇宙里,一切都比你想的更自由,哈哈。这也是元宇宙的一大优点,不是吗?


《WSJ.》:如你所见,现实中的人类也很热衷于讨论 NFT 和元宇宙。你对这些概念怎么看?


 imma :元宇宙是我最喜欢的概念之一。我相信,它在未来会进一步扩展。而当元宇宙继续生长,互联网真正的自由会以此为基础建立起来。换句话说,我相信 DAO 会进一步加速。


至于 NFT,我从它成为话题开始,就做了很多调查和了解,我也开始有了一些行动。对元宇宙和 NFT 我都有一个宏大的愿景,我会分享更多的!请期待!


imma 目前推出的 NFT 汇总


情人节时,imma 向她的 whitelist AirDrop 了这顶虚拟帽子 NFT


《WSJ.》:人类的生命是很脆弱的。在过去三年里,尤其是 2020 年以来,世界经历了太多人的逝去,其中是否有你尤其扼腕的?


 imma :我哀悼每一个因疫情而逝去的人,生命是平等的,很难说出一个特定的人来。


同时我也感到,对于一个感染病毒而死去的人的感受,我们是很难真正体会的。


《WSJ.》:在人类社会里,女性和男性常常有着不同的遭遇和挣扎。你会感受到这一点吗?


 imma :算是一种幸运,我自身没有碰到这些挣扎,但我知道它在社会里是存在的,我也在尽我所能地去带来平衡。


《WSJ.》:自从你开始使用 #ithinkimcgi 这个略带自嘲的 hashtag,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imma :我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海量的信息扑面而来,我们不知道它是真实还是虚假。很多时候,虚拟世界里也会有真实,现实世界里也会满是虚假。


换句话说,每个人都有对于真实或虚构的自己的判断。现在有很多让人信以为真的信息,实际上是错误的。


而真正重要的,是你相信什么,或者说,你相信的东西就是真实。


《WSJ.》:你常提及与人类艺术家的友谊,比如村上隆、Madsaki 和 KAWS。你们是怎么认识并萌生友谊的?


 imma :我和村上先生是通过他的作品认识的,最早的对话是发消息。而遇到 Madsaki 纯粹巧合,那是在香港的贝浩登画廊,他是个很有趣的人!


KAWS 的话,我是在一次 sacai 的展上认识他的。


《WSJ.》:你有感到被误解的时候吗?


 imma :好像有很多粉丝依然认为我是真人......有不少类似的误解。这确实会让我开心,同时,心情也会很复杂。


《WSJ.》:你如何描述自己的道德底线?


 imma :友好,不伤害人,永远保持敬意和感恩。



《WSJ.》:未来和现在,哪个更重要?


 imma :都重要,但如果一定要选,我会说现在,因为现在连接着未来。


《WSJ.》:如果有一天,不再有以 imma 名义诞生的新创作了,那个时候,你是谁?你会去向哪里?


 imma :我其实并不担心,因为我无法掌控未来。同样地,考虑当下我能创造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出色WSJ中文版(ID:WSJmagazinechina),作者:JD,图片:受访者提供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 2022-03-24 00:17:49

    异常吓人的新能源,已经朝着5“个点又”去了。马上今年就竣事了,基金方面另有看点的话基本就是新能源基金和医疗基金争取一下年度(冠军了),根据最近这走势,『生怕医疗领先了』三个季度是要把冠军宝座拱手〖相让了〗。这个板块现在万姐也处 于放置状态了[,小我私家历久看好。收藏评论,一气呵成

  • 2022-04-23 00:02:02

    而逻辑强的人,“一百个人里也出不了一个”。例如,在圈内一位公认的互联网“sense”最好的温姓战略员目前已开创咨询公司。2015年,他撰写的【de】美团与饿了么的《de》研究报告里,便预测美团将以“宏大的确定性”胜出;在优酷刚刚创立时,他也曾预测:视频平台是难以赚钱的行业,因为它深层的逻辑是用户要跟着内容走,而不是平台走。很6的感觉